凤凰游戏

Banner图片
您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首页动态 >

犹太难民老邻居回忆:日本投降时弄堂里一片欢

作者:凤凰游戏 2021-02-26 09:02 浏览次数:

  曲滋玫老人展示犹太难民留下的衣架 上面印有一家洗衣店的英文名称 摄影:中新社汤彦俊

  东方网记者李佳敏、通讯员龙钢5月8日报道:唐山路三益邨,始建于1929年,属新式石库门建筑风格。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,许多犹太难民来此避难居住,是上海隔离区域内犹太难民聚居点之一,被称为“外国弄堂”。今天上午,一场名为“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——提篮桥地区犹太难民老邻居座谈会”在虹口举行,这些70、80岁的老人回忆起童年和犹太难民相处的故事时,仍难掩一份激动。

  “1945年夏季的一天傍晚,只听到远处弄堂里传来了喧哗声。出于好奇,我和父母从窗口探出头去看个究竟,只见许多犹太人在弄堂里手舞足蹈,又是唱啊、叫啊、跳啊,有的犹太人还从自家阳台和窗口,向外大声叫喊,我们中国人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,还以为这些外国人可能遇到了什么节日,这么高兴。第二天,我们才从大人那里得知日本侵略者投降了”,同样居住在唐山路三益邨的李惠荣,是现今最早搬入这条弄堂的居民之一。说起抗战胜利时弄堂里的那一幕,李惠荣说,这印象太深了,一辈子都不会忘记。李惠荣至今还清楚记得,“那天欢庆后的第二天,我们这些小孩走在弄堂里,犹太人都会拉着我们的手,合影照相,庆祝胜利”。

  李惠荣一家是在1940年左右搬到三益邨居住,当时,三益邨有100多户居民,其中,九成以上的居民都是外国人,中国居民只有10来户。李惠荣记得,当时弄堂里中外居民相处非常融洽,犹太老太太坐在家门口织毛衣,中国居民则会向她们学习怎么编织犹太花样的毛衣。有户犹太难民在弄堂里开了家面包店,许多附近的犹太难民都到这家面包店来排队购买,附近的中国小孩常会去面包店看热闹,围着这些排队的犹太人捉迷藏,“有时他们见我们可爱,也逗我们,和我们一起玩捉迷藏游戏”。

  李惠荣印象最深的是:有对犹太人自己没有小孩,对中国小孩特别喜欢,常带自己和弄堂里的中国小孩去他们家玩。李惠荣当时看到,这对犹太人家中有个大椅子,现在才知道那是个牙科椅子,估计这对犹太夫妇是开诊所的牙科医生。

  李惠荣说,自己和这位牙科医生拍的照片,一直被小心翼翼地珍藏着,不时地拿出来看看,“可惜经过一些变故,家里老照片都没有了”,说到这儿,李惠荣一脸遗憾。

  比起李惠荣,葛家三兄妹就幸运得多了,他们至今还保存着一幅当年犹太难民赠送的油画。“我父亲去世前特地嘱咐,家里的这幅画是当年犹太难民临走时赠送的,一定要保存好”,家住唐山路599弄三益邨的葛政荣、葛政家、葛政美兄妹三人一边展示画,一边向记者讲述了这幅画框有狮身人面像的珍贵油画的来历。

  葛家是1948年搬来三益邨居住的,当时,二战已经结束,弄堂里的犹太难民已陆陆续续搬离这里,今年已70多岁的葛政荣、葛政家、葛政美兄妹三人听父母讲,当时弄堂里的犹太人大多已经居住了有近10年。葛家搬来没多久,犹太邻居便要搬离三益邨了。葛家三兄妹依稀记得,小时候父母说起这幅画的故事:那对犹太难民在临走前一天,为了感谢上海人民对他们的庇护,特地把挂在墙上的这幅画有狮身人面像的画小心翼翼地取了下来,送给葛家。第二天临走时,犹太邻居一边拖着皮箱,一边还特地和葛家父母拥抱,不停地在弄堂里边走也向葛家挥手告别。

  时光流逝,这幅犹太难民当年赠送给中国邻居的珍贵画像,一直被葛家小心翼翼地珍藏着。记者在座谈会上看到,这幅珍贵的画,虽然已经历经70年多年,但画面依然清晰。葛家三兄妹告诉记者,父亲生前对这幅画特别爱惜,时不时地擦去灰尘。2012年,葛家要对房屋进行装修,过程中不小心打碎了画框玻璃,老父亲还特地关照家里人,这幅画一定要保留下去,房屋装修好后,这幅画还放在他的房间里。

  葛家三兄妹说,可惜的是,在装修过程中,老父亲不幸过世了。按照父亲的嘱咐,葛政家把这幅珍贵的画重新配上了玻璃,挂在了家里显眼的地方。据了解,像这样完整地保留下的犹太难民画像还是首次发现。

  同样居住在唐山路599弄的曲滋玫老人,今年已经76岁了,说起当年的情景,老人记忆犹新。

  曲滋玫记得,当时她们家住在二楼,房子底楼前客堂住着一对犹太兄弟,那时候,这对犹太兄弟看上去大概三、四十岁左右,没有结婚,个子长得也不高。因为曲滋玫父亲会说英语,每次见面,这对犹太兄弟都会用英语与自己的父亲打招呼、说线岁,对外国人很好奇,虽然听不懂英语,但很想学,便跟着弄堂里的犹太人学英语,当时从简单的hello,goodmorning开始学,这是我们这些中国小孩子第一次接触英语”,曲滋玫说,后来见到弄堂里的外国人,就用刚学来的这几句英语与他们打招呼。那时居住在这里的外国人都很友好,相互之间见面都不忘打个招呼。

  曲滋玫告诉记者,当时她们家不远的地方舟山路上有个大菜场,许多犹太难民都到这里来买菜购物,一些小店里还有许多罐头之类的食品和巧克力、花生米等,很受这些犹太难民的喜爱。居住在自家楼下的那对犹太兄弟平时也不做饭,经常到舟山路一带食品店、饮食店买东西和吃饭,“那时的舟山路可热闹了,外国人随处可见,商店里外国商品很多,记忆中对罐头、巧克力之类的食品,都是从那时开始认识的”,曲滋玫说。

  1948年,曲滋玫家楼下的那对犹太兄弟搬走了,搬走时,他们把使用了多年的几件家具:实木做的白色写字台、单人铁床、床头柜等留给了曲滋玫一家。说起那几件家具,曲滋玫印象最深的就是单人铁床。“这个铁床后来我们一直使用了60多年,前些年由于坏了,也没地方可修,和白色写字台一起扔了,现在家里还剩一只床头柜了”。


凤凰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