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凰游戏

Banner图片
您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首页动态 >

喜洋洋的包子店

作者:凤凰游戏 2021-01-20 16:25 浏览次数:

  太阳从禄纳山上探出头来,温暖的阳光洒在山下安置区高楼上,淡黄色的墙面在灿烂晨光的照耀下,呈现一片金黄,辉映着未退去的晨雾,整个安置区便沐浴在金色的光影中。

  “好的——好的——”岑二嫂一声声甜甜地应着。她麻利地将塑料袋子套在手上,在蒸笼中捡着包子、馒头,递给这些学生。

  “吃了我的喜洋洋包子馒头,心里就会暖洋洋的,你几个过路要小心车子,上课要专心听讲,好好学习哈。”

  望着这一群可爱孩子的背影,岑二嫂笑了。学校就在小区门口,孩子们上学就几分钟的路。“这一代人条件比我们那时好得太多了,真是太方便了,太幸福了!”岑二嫂心里想着。

  “岑二嫂,给我来三个包子,随便捡哪样都行,我爱人早早就去扫大街,天冷了,我去给孩子买件衣服,顺道给她带去。”停下摩托的姜老丰对岑二嫂说。

  姜老丰一家是从晴隆县搬迁来的,就住在岑二嫂的对面,经常碰面,成了隔壁邻居。

  “对了,要这样疼老婆才对呢,一家人彼此相照顾,心合家道盛,日子就会过得火红,况且现在政策这样好。”岑二嫂一边递包子一边说道。

  “要是我家老婆有你这么漂亮,我更会疼些呢。”姜老丰把包子挂在车扶手上,望了一眼岑二嫂,嬉笑着骑车走了。

  “好你个姜老丰,清早八晨你就嘻起你弟妹来了,赶明天我告给嫂子听,有你好果子吃!”

  太阳落下山了,片片晚霞飘在天空,将禄纳山映成一片绯红,晚风吹拂着安置区附近的松林,松涛声给人感觉激越。

  岑二嫂收拾好铺面,回到家中,丈夫岑华也刚从工地上回来,两个孩子在客厅玩推车车游戏,其乐融融。

  娃儿的爷爷早把饭做好,自小患小儿麻痹症的奶奶坐在凳子上,就等一家人上桌吃饭。两个老人刚搬到这里,有些不习惯,几次嚷着回老家住,岑二嫂夫妻俩诓哄说等两年娃儿长大些才回去,可两个老人住了一段时间也慢慢习惯了,不嚷着回老家了。

  饭桌上,岑华对父母和妻子说:“在浙江学的钢筋工技术在这里太有用处了,老板对我做的活路很满意,今天说提我做领班,工资涨500块!”

  吃完饭,岑二嫂吩咐读三年级的大女儿岑玉玉说:“玉玉,吃完饭后把碗洗了,你要学做一些家务。”

  岑二嫂洗漱后就上了床,开业以来,她已养成这样的习惯,十点前就要上床睡觉,除非有重要事情,因为清晨五点钟左右必须起来做包子才能赶得上时间。

  睡在床上,望着室顶的吊灯,岑二嫂又思绪连翩,回忆起以前的事来。还是做姑娘的时候,她就梦想将来嫁到城里,做城里人,她多么希望有城里的哪个小伙看上自己,可是这个理想没有实现。

  她多次在心里叹息:这辈子没福分做城里人了。哪知脱贫攻坚易地扶贫搬迁好政策“哐”的一下下来,还没能完全弄明白,国家就帮自己实现了梦想,像是做梦一样。她常叮嘱自己,一定要珍惜今天的美好生活。

  广场上飘来山歌声。搬来到这里的妇女们,常到社区同心广场上,或聊天,或跳广场舞,或唱布依山歌。搬到这里的老年人中有几位是教师,是老年活动中心的负责人,写了些歌颂党和扶贫好政策的新山歌:

  “还可以,卖了三百多元,除开了成本,赚了一百多元。开业以来每个月都没有少过三千多元。”

  “我是想和你谈一个想法:我们每个月也要有六七千元收入,节约点,再歇两年买一辆小车,电动的,开销不大,应该养得起,小康小康,就是要有小车嘛。国家政策实在好,起好房子喊我们来住城里,不要我们半分钱,我们自己也要有点作为,努力实现小车梦吧,你赞同不?”岑华问。

  岑二嫂准备开包子店前,丈夫有些不同意,他说:“虽然你在浙江温州表姐的包子店里做了半年,技术没有问题,但这是小区,不比大街上,怕是没有多少生意,不如跟我到工地上做,一天百多两百元是有的。”

  “不,我才不是这样想呢,生意是人做出来的,政府照顾,门面上半年只开一半的租金,每个月才是200元,一天才10元不到,应该怎么都能赚点钱。关键是在这儿做生意离家近,就像在家门口一样,可以照顾老人和娃儿,是几全其美的事情,况且我又不希望赚大钱。”

  “你考虑这个是周到,只是怕生意不好你一天唉声叹气,怨天怨地,扰得一家人心情不好。”

  “干事情不要老是想不好的事情,想多了什么就都不敢干了。你帮我想个好招牌名字,要有创意。”

  “咦——,娃儿提到喜羊羊,倒给我一启发,就叫‘喜洋洋包子店’,对!还要加‘布依’二字,就叫‘布依喜洋洋包子店’,你看如何?”

  “咦——,这名字是很好的呢,嗯——,真的是很好的呢,还有现实含义,一是我们布依族,二是搬到这里心里喜洋洋的。”岑二嫂说。

  有一次街道召集新市民个体工商户集中开会,宣传优惠政策,鼓励创业就业,讲解权益维护,岑二嫂参加会议。街道党工委詹书记到场讲话,当众夸赞说岑二嫂店铺名字起得好,有政策感受和民族文化含义。詹书记号召新市民个体工商户、新市民微车间,在产品开发设计上,包括在名称上,要像岑二嫂一样尽量赋予民族文化元素,这样才显得有个性,有助打开市场。

  这个安置区安置了望谟、册亨、晴隆三县近三千多户搬迁人家,人口近两万,读小学的有近千人。政府为搬迁群众修了漂亮宽敞的学校,加上周围的本地群众子女,在校学生有一千多人,算个大型学校了。

  没客人的时候,岑二嫂常在店前站站,望着这条美丽的小街,二十多个门面,经营的种类很多,蔬菜和食用干货等,基本上能够满足安置区群众日常需求。她举牌竞得的这个店铺,在小街靠广场和学校的一头,占了地利优势。

  “岑——岑——二嫂,给我来六个包子,哪样馅都拣点。今晚上爽兴不吃饭了,一个人难煮饭得很。”光棍罗三毛对岑二嫂说。

  罗三毛和岑二嫂是同一个村搬来的,岑二嫂对他家的情况比较熟悉,因为穷,罗三毛的哥哥到广西隆林倒插门,他和本分的父母搬到这里,父母这段时间他去他哥哥那里了,就他一人在家。

  “找个媳妇过日子嘛,来城里了,房子有了,条件好了,多叫亲戚朋友帮介绍,二婚都行嘛,免得饭没有人煮啊。”

  “都介绍过了,没——没——有人看得起我啊!看来我这辈子是光——光——光棍汉的命了。”

  “我说你就是面腆,见了女人就结巴脸红,女人找的就是依靠,连话都讲不清楚,女人是不会喜欢的。”

  “你只要去带得媳妇来,嫂子我奖励你两口子半年的早餐,每天早上每人各两个包子。”

  罗三毛走后一会,姜老丰的老婆来买包子。不一会儿,姜老丰来向老婆要钥匙,见着岑二嫂就“嘿嘿嘿”地笑。

  “哎,不对劲吧,这是不是故意讲反话喽,姜老丰,你是不是有二心了?对我们姐妹说这话,你敢有二心,我去告政府,撵你回老家去。”

  “姜伯娘,罗三毛还单身一人,我看小伙是可以的,只是口才差了点。有路子不?你俩口子帮他介绍一个。”

  “二婚嫂不知他嫌弃不嫌弃哦,我有一个侄女嫁到四川,丈夫得癌症刚死,带着一个娃儿。”

  罗三毛家办结婚酒席,席上,罗三毛的母亲颤颤地对岑二嫂和姜老丰妻子说:“多亏你们几个帮忙啊,你们待我们真是亲如一家。”

  这日天气晴好,小区来了几十个参观的人,街道社区在广场上搭起台子,表演歌舞。

  “老板,你这店开得多久了?”一个领导问岑二嫂。跟随的电视台记者把镜头对准了他们。

  “我们觉得太好了,太好了!,是党的政策好,国家的政策好,不然我们不可能进得了城啊!社区各样服务都很到位,关心得很到位,我们很满意的!”

  “要把生意做得更好,把日子过得更好,把孩子培养好,让他们都考上大学,有能力、有本事,不再贫穷,能为国家做点事,懂得感恩。”


凤凰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