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凰游戏

Banner图片
您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首页动态 >

君臣之礼 完结+番外[古代架空]——BY:膘行天下

作者:凤凰游戏 2020-12-25 03:41 浏览次数:

  毕竟他从小到大都没出过商都,即便是微服出宫也不过是在商都那一亩三分地儿溜达,去的还都是些上档次的地方。

  等小二哥打着哈欠把几个小菜和粥送了上来,君若寒边吃边赞叹:“没想到这小店做的菜还不错。”

  顾放就着他的手吃了一口菜咂摸了一下味道,比不上花月楼,也只有像君若寒这样天天山珍海味吃着的人,偶尔吃一下这寡淡无味的菜才会夸赞好吃吧!

  “明天陪我去体察一下民情。”君若寒觉得自己面前这紫色的菜好吃,于是一下两下三下地往顾放嘴里喂。

  后者用手夹着旁边的水杯对着自己照了照,嘴唇已经紫的像中毒了一般,等君若寒再次夹起那菜伸向自己嘴边儿的时候,顾放终于忍不住抬手挡了一下。

  “嗯~”顾放觉得嗓子没有下午醒来那会儿疼得很了,便轻声嗯嗯啊啊了两下,算是通通嗓子。

  君若寒欲言又止地看了他好几次,最后终于忍不住提醒:“你别嗯嗯啊啊了行不行?”

  顾放一脸懵逼,我练练嗓也碍着你了不成,隔壁的人还没发表意见呢,你一个不睡觉的这么多事。

  “师兄不知道有句话叫‘饱暖思**欲’吗?我年轻气盛血气方刚的……”君若寒又道。

  顾放看到自己两只手的时候有点儿不敢相信,与其说是不敢相信不如说是有点儿被吓到了。

  君若寒也不敢多看,不是因为恶心嫌弃,而是一看到他这双手就会想到他在大隅岭吃的苦受的伤。

  若不是为了守着那死人坑,他何至于将一双手弄成这副模样,可若不是他及时挖出了防火带,他很有可能在自己找到他之前便被大火吞噬了。

  君若寒放下药瓶,忽然站了起来,一把将人揽进怀里,双臂收紧,让里面的人动弹不得。

  说起来,他挺不孝的,在大隅岭中的生死关头,他最遗憾的不是没有跟爹娘告别,而是……没能再见这个小师弟一面。

  顾放目露狡黠,脸颊边的酒窝若隐若现,腾地一下站起身,这一下起猛了,就连君若寒都忍不住往后退了小半步。

  顾放一把搂住君若寒的脖子,仰着脸便对着君若寒的唇砸了过去,是真的砸了过去。

  也不知道到底是谁的嘴磕出了血,两人的唇上都沾着丝丝红色,在昏黄的烛光下说不出来的瑰丽。

  君若寒伸舌舔了舔嘴角上的血渍,又用拇指擦了一下瞥了一眼:“师兄在昏迷之前,想的便是如何砸我一下?”

  本来还在发红的脸瞬间黑了,顾放从牙缝儿里恨不得要用尽全身力气朝那人吼出了一个:“滚。”

  顾放生气了,还是哄不好的那种,睡觉的时候都是紧紧贴着里面的墙,这还不算,还把被子折成一条搁在两人中间,完了又把b-ish0u放在枕边。

  君若寒觉得好笑,但还真是老实得没有过届,他在回味刚才那“一砸”,不是,姑且算是“一吻”。

  顾放本来快睡着了,被他这么一闹,又睁开了眼睛,但没有任何动作,也没发出任何声音。

  “醒了就别睡了,我们去体察民情。”君若寒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起床,此刻正站在铜盆边洗脸。

  顾放坐在床上盯着君若寒看了半天,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人出一趟宫跟换了个人似的,让他好生不习惯。

  “你……咳,给猫洗脸呢?”顾放仰着头享受着天子服务的时候,终于还是忍不出开口挑剔。

  顾放本来想说,就你这力道眼屎都擦不下来,后来又鉴于人家的尊贵身份,只能换了个委婉的说法。

  小镇的早市并没有君如寒想象中的热闹,而且这个小镇确实挺小,逛了不到一柱香的时间已经从街头走到了街尾。

  “咳……”顾放掩嘴清了清嗓子,这个动作有点儿欲盖弥彰,“我说,你想吃什么?”

  君若寒总算明白了他的意图:“又吃包子又吃饼子,还喝混沌,这一顿早饭吃的也太多了。不行。”

  顾放高昂的情绪因为君若寒的一口否决一下跌落谷底:“怎么不行,我在那深山野林呆了大半个月,吃的都是能淡出鸟来东西,这好不容易有点儿食欲还不让吃,回头再给我饿瘦了,回家我娘得心疼了。”

  “不是不让你吃,是你经不住一下吃这么多,大夫说了要循序渐进。”君若寒跟他讲道理。

  君若寒没打算吃那糖饼子,他虽喜欢吃甜的齁死人的点心,但饼子是从来只吃咸的,所以先吃包子正合他意。

  皮儿极薄,晶莹剔透的,甚至能透过皮儿看到里面的内容,而且里面的汤汁似乎很多。

  “吃啊!”顾放学着其他人先拿筷子把上面捏花儿的地方戳个洞,然后滋溜吸上一口,啧,简直美味。

  周围的人都滋溜滋溜吃的不亦乐乎,就他一人不光长的好看还腰杆儿笔直地坐在那儿动也不动,相当突兀。

  顾放的缠着白布的手刚伸过来便被君若寒拿着筷子敲了一下,他拿捏着力道,并不会真的伤到他。

  也对,从小在一堆规矩下长大的,自然一下无法接受这种不顾身份形象在街头滋溜包子的事情。

  “你不吃还不许别人吃啊?再说,这么好吃的包子,只吃三个哪儿够啊!”顾放沙哑着嗓子道,说完又开始滋溜起来,不光滋溜,每咬一口还总要发出一声赞赏的喟叹。

  君若寒默了默终于还是拿起了自己的筷子,别人都是直接在捏花儿的方戳个洞,他不一样,两只筷子夹起一点点皮,愣是夹破的。

  然后就是在坐的一堆客人纷纷侧头看向他们这桌,就连做包子的老板都是第一次看见有人拿勺子吃他家包子的。

  见人家吃的这么优雅,顾放也不好意思滋溜了,有样学样也拿了个勺子吃了起来。

  周围的人觉得新鲜,纷纷效仿,果真比趴在桌子上用嘴滋溜方便多了,更重要的是“优雅”。

  君若寒喝完混沌已经吃不下了,这也归功于他向来自律的生活,可惜顾放的肚子是个无底洞,愣是要了两张糖饼子边逛边啃。

  吃就吃吧,还嫌人饼子太薄,非得两张合在一起啃,看得君若寒直摇头,难免要担心一下他的肚子。

  “我也就客气客气!”顾放嘿嘿一笑,手刚要收回来,君若寒低头在自己的饼子上咬了一口,啊不,是一大口。

  顾放呆呆地看着手里少了一下少了快一半的饼子,都不知道该先难过饼子没了的事,还是先尴尬一个间接亲吻的事。

  “怎么了,不是要体察民情么?”顾放嗓音嘶哑,音量本就不大,除了离他极近的君若寒,别人也听清他在呜呜拉拉讲些什么。

  君若寒看一眼他抱在怀里的大核桃,直觉得脑仁儿疼:“再逛下去不是钱没了,就是你的肚子要破了。”

  “对了,江陵的眼睛,太医怎么说?”顾放吃饱了,脑子也开始转了,刻意不去考虑许多事,就这么浑浑噩噩过了一天,但总不能一直这么下去。


凤凰游戏